“新”零售还是“专业”零售?政策驱动的数字电视药房成为新的选择

当《经济观察报》记者刘克利·梁(化名)赶到中国医药零售业信息大会(以下简称“西部大会”)黄金海岸酒店的会场时,会场已经人满为患。

李良找不到座位,只好站在门口听全国各大药店、老百姓、唐艺昕、宜丰药店和其他零售药店的董事们的发言。

零售药店主管在会上最常提到的词是“政策”。

近年来,在“医疗保险费用控制”的背景下,医药行业的政策频频出台,如“两票制”、“量购”、鼓励“处方外流”等政策,也为零售医药行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方向和可能性。

例如,“数字电视药房”应运而生。

“新”零售或“专业”零售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进入医药零售行业,“医药新零售”已成为该行业的热门词汇。

许多零售药店已经开始与互联网公司合作,开展“自动药箱”、“无人零售药店”等新业务,探索“新药零售”模式。

然而,在国家药房总经理赵小川看来,“投机概念”并不是一种新的零售。实质上,“新零售”意味着改变过去的粗放式管理。只有提高药店本身的服务水平,才能称之为“新零售”。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认为把药店的墙壁漆成白色是可以的,但在外国却不是这样。例如,浅粉色用于药物化妆,蓝色用于医疗器械,非处方药(非处方药)用于其他颜色,不是油漆,而是光。进来感觉很暖和。

布局中也有一些规则,不能用任何好的方式来表达。

所谓的“新”不是我们看到的“新”,而是顾客的新鲜感。

“不零售”更多的是投机。

”他说。

普通大型药店连锁董事长谢子龙表示,“新零售”是互联网企业炒作的一个概念,这不过是一种策略的交流:“如果他能通过做新零售颠覆传统零售,为什么他需要购买这么多控股的实体药店?”他认为,连锁零售药店认真做好实际工作就足够了,例如,如何围绕客户需求做好药学专业服务,如何利用互联网思维促进专业服务能力的提高等。

正如谢子龙所说,提高药店“新零售”的专业服务能力已成为行业共识。

近年来,在“医疗保险费用控制”的背景下,医药行业政策频繁出台,“医药分开”已成为大势所趋。2016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文件《促进医药行业健康发展指导重点部门分工工作计划》,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应根据药品学名开具处方,积极为患者提供处方,以确保患者选择药品的权利,不限制处方流出。

国家卫生计生委于2017年4月发布通知,要求公立医院全面改革在9月30日前全面实施,所有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中药饮片除外)。

“零添加”政策要求医院取消药品添加。除了一些中药之外,医院里所有的药品都应该以同样的价格定价。

一位排名前三的医院院长告诉《经济观察报》,医院现在正在鼓励和支持处方外流,以应对医院药剂科的高成本,但零售药店是否能接受医院的处方外流仍然令人怀疑。

在西部会议上,国家卫生与健康委员会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万泉(Wan Quan)推断,通过拆除公立医院的药品成本结构,医院处方外流的理论规模可以达到2500亿元。

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但社会零售药店能处理吗?有专业的能力承担这个市场吗?“数字电视药房”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数字电视药房”应运而生。

DTP药房起源于美国,是一种专门的药品销售模式。

在这种模式下,制药公司直接将产品授权给药房代理,患者拿着医生开具的处方直接去药房购买药物,并可以获得专业的用药指导。

与销售非处方药和普通药物的传统零售药店不同,DTP药店主要针对新的特殊药物,如肿瘤和自身免疫性疾病,以及需要长期服用的慢性病。这些销售通常有较高的毛利,是普通药店的高级版本。

一位零售医药行业的知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Economic Observer),DTP药房有指标和匹配的评估标准,并非所有现有药房都能成为DTP药房。

2018年底,商务部正式发布最新版《零售药店特殊疾病药品经营规范(试行)》。

今年6月30日,由中国医药商业协会主办的“2019中国医药零售业年度大会暨首届中国专业药学发展论坛”公布了首批60家符合《零售药店特殊疾病药品服务标准》的药店名单。

检验项目的详细内容见《零售药店特殊疾病药品经营规范》现场检验评分表。检查包括7个主要项目和31个次要项目,包括人员培训、操作服务环境、药品服务和冷链管理。

业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Economic Observer),对于零售药店来说,未来80%的利润将来自20%的处方药销售,因此DTP药店的建设已经成为零售药店的重中之重,但DTP药店的建设成本巨大,更不用说配套的药剂师服务更令人不安了。

2019年3月15日党揭露了制药业的“注册证”问题。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数据,2017年全国零售药店数量已经超过45万家。

截至2018年底,全国通过执业药师资格考试的总人数达到103万人,其中41.8万人在社会药店注册为执业药师。然而,与要求每个药房至少配备两名执业药剂师的要求仍有很大差距。

“远程审查”是在药剂师短缺的背景下推出的过渡性政策。2019年7月,云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促进药品零售企业健康发展的意见》的最新通知(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提到,鼓励医药流通行业协会等社会组织探索建立执业药师远程服务中心,为医药零售企业提供执业药师远程药学服务和审计服务。

同时,开展执业药师远程药学服务和试运行的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其连锁店中可能不再有执业药师,但应至少有一名具有法律资格的药学技术人员担任质量控制员,开展药学服务工作。

此外,执业药师还可以辐射远程药房服务中的单体药房。

然而,中康咨询高级顾问涂光伟表示,零售药店的远程审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执业药师缺口大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执业药师注册的问题,同时也降低企业人力资源成本。然而,零售药店的远程考试也存在一些弊端,因为远程考试不能起到执业药师服务的作用,这也制约了执业药师的发展。另一方面,可能会降低零售药店的转移门槛,不利于行业整体发展质量的提高。

DTP药店也对药剂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云南健之佳健康连锁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燕文表示,DTP药房的药剂师应该能够全面评估患者用药的有效性、患者的各种生活方式和专业慢性病管理。

例如,如果药剂师发现患者评估在疾病管理过程中无效,并且在评估的某个阶段无法得到有效控制,药剂师应该向患者提供专业建议,例如去医院检查。

目前,真正实现药物相互作用管理相对较少,更多的是对某种疾病的管理,而药师的再教育仍然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

因此,由于医院药房有大量的专业人员,这可能成为医院的成本负担,而零售连锁药房希望迅速提高专业能力,医院药房的人才会否流向零售连锁药房?燕文说,由于医院开具的处方仍在医院发放,这些药剂师仍在医院,人才外流仍然相对较少。

只有达到一定程度,人才才能流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