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1949年| 70年后,我们找到了拍摄深圳解放照片的人。

回首1949年|70年后,我们找到了拍摄深圳解放照片的人,你知道吗?70年前的今天,深圳正式宣布解放。 “1949年10月19日下午4点25分,粤赣湘边区宝石军事管理委员会主任刘汝珍带领100多名接管人员从布吉前往深圳 7: 30,深圳各界人士在民间音乐剧院举行盛大欢迎会。 刘如山在会上郑重宣布:深圳镇正式解放 这是香港“包拯”1949年10月20日关于解放深圳的报告。 在网上,我们可以找到一些关于深圳解放的照片,其中最著名的一张(下图):拥挤的人群欢迎乘坐慢车进入深圳的士兵。背景是刻有“深圳市场”的标志 这也是为数不多的带有“深圳市场”标志的照片之一 看到这些珍贵的照片,你知道是谁拍的吗?谁保管的?记者今天将向你展示幕后英雄。 在深圳解放70周年前夕,深圳商报《杜闯》的记者采访了90多岁的唐鸿泰先生,他拍摄并保存了这组深圳解放的珍贵照片。 1949年10月15日,解放军占领惠州 考虑到深圳是通往香港和海外的重要通道,为了避免与港英当局发生冲突,中国共产党军队的高级成员命令他们的部队在宝安布吉停留。 在表面平静的背后,中国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开始悄悄地劝说国民党宪兵投降。然而,感受到时代潮流的国民党军队已经向南逃到丁玲岛、万山岛、海南岛和台湾。 1949年10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广东、江西、湖南边防纵队三个团组成的支队,前往西乡。在地下党员梁仓的帮助下,他们接受了230多人的叛逃,其中包括国民党县警察第二旅李振昌。 西乡镇宣布解放 10月16日,宝安县所在地南投宣布解放。 10月19日下午3点左右,刘汝深带领100多人用“警察”服装代替解放军制服,佩戴“人民警察”徽章,60多名干部佩戴“政治工作队”臂章。刘汝深乘坐货运列车从布吉开往深圳,接管深圳市和九龙的海关。 当时唐宏泰是这个团队的一员。 他拿出他70岁的日记给记者,日记在10月19日写道,“我直到今天10点多才得到任何消息,说我们的艺术宣传团队和工作团队已经在深圳开业,我们高兴得跳了起来 叶剑英将军昨晚又打电话给吴红同志,说一切武装力量都不能进入平湖以南地区,毛主席指示他们要粉碎深圳的国际阴谋,以免为这个阴谋引起国际争端,给我们正在进行的消灭国内反动贼的革命胜利斗争增添许多麻烦。 “今年,92岁的唐鸿泰除了听力损失之外,仍然很强壮。他偶尔和老朋友出去喝茶,并不时参加一些社交活动 唐鸿泰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 唐鸿泰1928年1月出生于香港,小时候家庭环境相当好。 完成学业后,他的兄弟在香港岛的英国基地做翻译,这对他的家庭经济帮助很大。唐宏泰也有了上学的机会。 然而,1941年日本对香港的占领使我的兄弟失业,焦虑和愤怒,不幸去世。 日本占领香港期间,唐鸿泰的几个亲戚被杀。早年,唐鸿泰痛恨日本侵略者,在国内外感受更深。 日本投降后,失学的唐鸿泰(Tang Hongtai)有机会在香港岛金钟码头的英军营地当服务员。 在那里,他得知一名英国炮手詹姆斯被判在军营苦役,因为作为一名英国炮兵,他拒绝向解放军阵地开火。 基地里还有一个叫杨大伟的英国机械师。他同情詹姆斯。詹姆斯向杨大伟讲述了长江炮击事件:不是解放军首先袭击了英国船只,而是英国船只带头炮击中国共产党的阵地。 这份15页的口头材料从杨维理传到唐宏泰,并被转交给媒体出版。 因此,杨维理不能继续留在英国基地。 于是,唐鸿泰找到了NLD中央委员会熟悉的成员梁若尘。请示后,梁羽生同意唐鸿泰帮助杨维理逃离香港,并通过新界大埔到大鹏湾岸边的沙于冲,进入大陆,最后转移到揭西游击区。 这是1949年7月 在此期间,总督葛量洪担心香港的“红色力量”会变得更强大。1949年,他颁布了一系列限制条例。三十八个社会组织被定义为“非法的”,包括唐宏泰参加的蚂蚁歌唱团。 唐宏泰也收到了他被通缉的消息。 在这种情况下,也是蚂蚁歌舞团成员的唐宏泰和梁兴杰决定从深圳和河北越境潜入共产党根据地。 唐鸿泰和他的女朋友都有文学和艺术天赋。唐鸿泰曾被进步的NLD港领导人介绍过。他参加了一个绘画培训班,能够认识丁聪和后来其他著名的画家和艺术家。 尽管唐宏泰匆忙离开以逃避通缉,但他热爱艺术,从家里带了一架135小相机。 1949年10月6日,唐鸿泰北上,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区纵队,被分配到文艺宣传队。 艺术宣传小组于9月成立。那时有许多排练。进入解放区表演和宣传是与当地人民接触和获得信任的好方法。 唐宏泰告诉记者,艺术宣传队在龙华时,他用相机拍了一两张彩排照片。 “我没打算带着相机回家参加革命 由于非法穿越边境封锁,行李应尽可能简单。 第二次我从通缉名单上偷偷回家时,我顺手拿了桌上的相机。 这架照相机是一个方形盒子。 胶片每英寸32张,可用于简单的摄影和风景拍摄。当时,它也是香港流行的低端相机。 拍摄的照片质量一般都很好。如果你稍微握手,照片会有点模糊。 现在看来,虽然相机质量很差,但把它拿回来确实起到了意想不到的特殊作用。 “10月19日,唐鸿泰跟随文艺宣传和政治工作小组,从布吉乘坐慢车进入深圳市场。 1949年广九铁路、布吉和深圳废墟都有站台。 唐宏泰回忆道:“我只记得当时的场景非常激动人心,非常温暖。我在队伍里走了一会儿,然后离开队伍,跑来跑去拍一些军队行进的场景。” 鞭炮的声音不断传来传去,到处都是烟。我汗流浃背,筋疲力尽,但我也充满激情,认为我必须捕捉这些场景。 “唐宏泰拍了照片,但是怎么显影呢?10月20日,深圳解放的第二天,艺术宣传队在宝神中学体育馆排练了鼓乐,为解放庆典的演出做准备。香港大光电影公司现场拍摄了排练好的聚焦飞机。 唐宏泰突然意识到射击队里有两个熟人。"我看见顾而已先生和顾也鲁先生在拍电影。" 1948年,洪空闻魏坡举办鸡尾酒会,著名漫画家米盖尔先生把我介绍给顾而已和顾也鲁,他们都是著名的演员和电影制片人。 ”顾而已和顾也鲁惊讶地发现一些解放军士兵起初认识他。唐宏泰谈到过去后,他们想起来了。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他们也很高兴见到唐宏泰。 唐宏泰借此机会要求他们把相机的胶卷带回香港进行开发。 接下来,艺术宣传小组将负责庆祝宝安县解放,集会广场的海报将由已经是艺术宣传小组小有名气的唐宏泰(下)创作和绘制 唐鸿泰有机会回香港购买颜料和绘画工具。 “没想到,团队不到一个月,领导就这么信任我了 买了绘画材料后,我顺道拜访了我的母亲和妹妹,尤其是花了些时间拜访了大光明电影公司的顾而已先生。 顾先生告诉唐宏泰,相机拍摄的大多数照片都很模糊,只有十几张更好。 听到这个消息,唐宏泰非常失望。 虽然有了当时他拥有的低档小相机,情况再好不过了。 看到唐鸿泰的失望,知道他想保留一些深圳解放的场景,顾而已建议他们用电影拍摄一些深圳解放的场景,并可以从纪录片中选择一些唐鸿泰在场或拍摄的场景。 唐宏泰非常高兴,立即与电影公司的工作人员一起翻看这部纪录片,选出十多部解放深圳的电影。 当艺术宣传队的成员签名时,幸存的艺术宣传队成员坚持十年见一次面的传统。 唐宏泰用他的相机拍摄了20多部这样的电影和照片。唐宏泰一直在小心保护这些照片。即使他被批评为“文化大革命”和以前的运动,他也从未放弃这些电影。"这些照片是我的独家产品。" “香港翟坤电影公司复制了一部关于深圳解放的纪录片,这部纪录片后来在香港的一场大火中烧毁,成为深圳文化和历史资料的一大损失。 也正因为如此,唐鸿泰保存的照片更加珍贵。 唐鸿泰辞去深圳市文联专职副主席职务已近30年。 自从他出生在香港,自1949年以来,他在所有运动中都受到攻击,他嘲笑自己是一个“老运动员”。然而,他仍然保持乐观的精神。 今天,他和妻子在福田的一个小社区度过晚年。 他的妻子也已经90多岁了,是他的女朋友把她偷运到北方参加革命。 唐鸿泰向作者展示深圳解放的老照片 作者|蒋光荣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负责编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