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浮莲4》的主要创作者:中国观众是世界上最好的观众

采访《浮莲4》的主要创作者:中国观众是世界上最好的观众。本报记者梁王径一易博/丽莎/编辑一切都“结束” 复仇者联盟躺在舒适的沙发上,绿巨人马克·鲁法洛搭在黑寡妇斯嘉丽约翰逊的背上。美国队长克里斯·埃文斯和其他几名复仇者弓着背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游戏《与朋友聊天》。 这是2017年秋季的一集《复仇者联盟4:最后的战争》(以下简称《最后的战争》)。 一名美国记者想拍摄这一场景,但警惕的安全小组立即阻止了她,并封存了她的手机。 后来,雷声克里斯·海姆斯沃斯主动向记者讲述了这一时刻。 “我想,有人能拍这张照片吗?我们都知道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像这样一起比赛。 《复仇者联盟》系列是时候说再见了。" 4月18日,漫威影业总裁凯文·格非在上海半岛酒店接受本报采访。 谈到这个不寻常的时刻,他非常肯定地说:“拍了22部电影后,我们终于觉得我们需要做一些所有伟大的故事都能做的事情,那就是结束。” “在漫画中,这是漫威惯用的方法:终结一个宇宙,杀死熟悉和喜爱的超级英雄,然后重启它 这一次,《复仇者联盟》系列电影也走到了尽头。人们想知道最终谁会死去,包括钢铁侠和美国队长。漫威计划如何开启宇宙的下一阶段?凯文·格非说这对漫威来说是一次新的冒险,就像他们把所有的钱都投入到漫威的电影世界一样。 《地球-199999》4月17日下午3: 00,在上海迪士尼小镇电影院《银河护卫队》主题曲《护卫队联合》(GuardianUnited)的前奏曲之后,伴随着上下层观众的欢呼,漫威影业总裁凯文·格非从黑幕后走向舞台,激动地向观众致意。 熟悉漫威的人知道他是宇宙的首脑。 此时,离最后一场战斗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对于全世界的球迷来说,它已经进入了漫威时间。 截至4月22日,这部电影在中国大陆的预售票房已经超过5亿,4月24日零点节目的部分门票已经卖到400元。 听到这个消息,电影导演拉塞尔兄弟惊呼道:“天哪!”凯文·格非在看到预售数据后也说“难以置信”。 事实上,自漫威电影发行以来,中国已成为其最重要的海外市场,全球总票房达180亿美元,其中中国贡献了近十分之一。 为了突出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漫威在上海举办了盛大的新闻发布会和粉丝节。凯文·格非亲自前来,带来了“重聚3”后在世的最重要的英雄——除了钢铁侠和黑寡妇,美国队长托尔、蚁人和鹰眼都先后抵达上海。 “中国观众是世界上最好的 凯文·格非感谢中国球迷的支持 他穿着运动鞋,深蓝色西装,衬衫扣到上衣,还有他标志性的装备:一顶印有红色标志“复仇者联盟”的帽子 这顶帽子让熟悉漫威的人回到起点。 2007年,在圣地亚哥动漫展上,凯文·格非只有34岁,戴着一顶红帽子,他与首席创意团队一起努力推荐即将上映的《钢铁侠》电影。 在那个时候,这部电影不是很受欢迎。漫威也是一家陷入困境的公司。可以想象当时凯文·格非的处境有多困难。 1936年,美国出版商马丁·古德曼创立了时代卡通公司。尽管中间有起有落,但它曾经是最大的卡通销售公司。 然而,20世纪90年代后,随着投资者的撤离,漫威浮华的业绩泡沫被戳穿了。该公司陷入困境,不得不在1996年申请破产保护。 1998年,漫威完成了破产重组。为了摆脱财务困境,漫威逐渐将超级英雄形象的电影编辑权转让给电影制作公司。 尽管漫威在某种程度上得救了,但漫威在21世纪初超级英雄电影热潮中鲜有份额。 2002年,索尼和漫威联合主演了《蜘蛛侠》,该片全球票房为8.22亿美元,但漫威仅从中获利3000万美元。 同样,在与20世纪福克斯的合作中,《x战警》电影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超过18亿美元的收入,而漫威仅获得了2600万美元。 漫威决定孤注一掷,自己动手。 2005年,漫威获得了该公司的全部资产,从美林证券获得了2.25亿美元的贷款,并开始独立制作第一部电影。 当时,他们的一线角色,如《x战警》和《蜘蛛侠》,已经卖给了其他公司。凯文·格非从他能玩的牌中选择了喜剧阵营中的二线英雄钢铁侠,并得到了小罗伯特·唐尼,他当时因吸毒而出名,而且玩起来也很便宜。 对凯文·格非和漫威来说,这无异于一场豪赌。漫威已经赢了,并将继续活下去,失去和失去一切。 “钢铁侠不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角色 然而,我们相信《钢铁侠》可能会成为一部非常有趣和感人的电影。 凯文·格非向本报解释了他当初选择钢铁侠的原因 漫威的工作人员给30名编剧发了电子邮件,邀请他们写剧本。电子邮件不断传递这样的信息,钢铁侠是一个60岁的人物,也是漫威的支柱之一。 漫威工作人员在纪录片《漫威图片:宇宙的聚集》中说,可用的回答是“拒绝,拒绝,所有拒绝” 后来的故事——正如人们所见——漫威赢了这场赌注 《钢铁侠》不仅在全球票房收入5.85亿美元,还开启了一个具有漫威特色的电影世界。 在此之前,好莱坞巨星塞缪尔·杰克逊的经纪人打电话给凯文·格非,询问杰克逊是否可以被包括在节目中。凯文的团队给他一个角色——神盾局局长尼克·福利,他是漫威英雄团队的最终领导者。 他没有出现在故事片里,他出现在电影结尾的蛋里。 他告诉钢铁侠:你不是唯一的超级英雄 漫威的下一个大游戏是漫威的电影宇宙计划,代号为“地球-199999” 后来,在托尔,导演找到了埃里克·塞尔维格(Eric Selvig)博士,并向他展示了盾牌保存多年的魔方。在《美国队长》中,他拦住了刚刚从现代恢复意识的美国队长,告诉他已经睡了70年,并邀请他加入复仇者联盟(The Avengers)。在《漫威船长》中,时间表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初。导演弗里斯受到漫威上尉的启发,开始策划“复仇者联盟”计划。 自2008年以来,漫威电影宇宙逐步开放。超级英雄的独立电影共享一个平行的世界,并且相互关联和预示,从而描绘出一个更大和更系统的电影世界。 “漫威电影提出了所谓的宇宙概念。在那之前,好莱坞电影人只能理解像007系列这样的线性作品 然而,为了增加销量,漫威漫画团队从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开始就已经学会让不同的系列人物生活在同一个世界。 ”漫威高级研究员刘竹溪说道 一次在粉丝帝国,记者问斯嘉丽·约翰逊如何描述漫威电影公司总裁凯文·格非。“凯文的心是真实的,”斯嘉丽·约翰逊停顿了一下,寻找合适的词:“粉丝们 “如果你去过他的办公室,你就会明白斯嘉丽·约翰逊说的话。 它看起来像是漫威粉丝的房间,有第一代钢铁侠、灭霸无限手套、小格罗夫等等。 1973年,凯文·格非出生在新泽西,几乎是看动画片长大的。 然而,他自然对惊奇漫画的独特成功有更多的经验。 在漫画时代,漫威使用的是“宇宙”模型。不同的超级英雄有他们自己的故事,但他们也出现在同一个故事中。 这使得漫威庞大的产品线相互融合。粉丝们如果想理解其中一个角色,就必须阅读他出现的所有其他漫画。 这实际上使得粉丝群体互相交叉,增加了漫画书的销量。 在制作电影时,惠誉借用了这个模型。 漫威的电影世界也编织了一张网 例如,在“雷声3:神的黄昏”的蛋里,雷声正面遇见了灭霸的宇宙飞船。在“无限战争”开始时,雷声公司被打败了。 观众需要依靠鸡蛋来承担这两部电影的情节。 “漫威电影不依赖独立的电影叙事,它构成了一个非常大的叙事系统 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传播学院影视传媒系讲师赵毅说:“你需要用尽其中的每一部电影。你只能通过像路标一样的彩蛋来完成电影的解释 26岁的多姆是“公共号码”漫威在线的作者,是漫威的超级粉丝。在他看来,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就像生活中的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接近他们自己的生活。 他每天都沉浸在漫无目的的世界里。 桌面上是漫威宇宙和漫威漫画的副本。《最后的战争》的最新预告片储存在他的电脑桌面上。他一帧一帧地看着它来预测剧情发展趋势。 在赵毅看来,这正是漫威影迷和其他影迷的不同之处。 “过去,我们只需要买电影票就可以进去看一部完整的电影。这部电影给了我们一个完整的体验,一切都很好。但是现在看完漫威的电影后,我们必须回家做作业。甚至我们在看之前也要预览一下。 赵毅说,“粉丝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在消费过程中,每个人都从漫威粉丝那里获得了认同感。 “这种认同感不仅让漫威粉丝们热情高涨,也让他们粘粘糊糊的 在过去的11年里,漫威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粉丝帝国。 漫威的超级英雄电影已经成为一种流行文化。 只有在漫威之后,它的老对手DC才做出反应,开始跟随漫威建立自己的正义联盟宇宙。 从美国到世界,从小学生到老年人,漫威粉丝已经发展成为一种流行文化。 “漫威有全民的参与,文化的渗透强到可怕。 赵毅说,“但是如果父母是粉丝——当父母对这样一个文化品牌忠诚时——这种忠诚可能会被继承或继承。” “一个新角色很快就要来了。作为漫威的粉丝,凯文·格非自然知道漫威漫画的独特之处 1939年漫威正式成立时,卡通市场由DC主导,许多卡通制作人都在模仿DC模式。 超级英雄可以做任何事,从天堂到地球。他们的对手,无论是外星军队还是弗兰肯斯坦,大多是框架空世界的恶棍,与现实毫无关系。 漫威决定有所作为 ......以上是内容的摘录。请长时间按二维码阅读全文,并获得2019年第11期《维斯塔》的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