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央行也下调了利率,全球风险规避模式正在启动。

展望中国,全球降息浪潮正在演变。继新西兰上月降息后,澳大利亚成为第二个降息的发达国家。

此外,美联储官员也首次发表积极声明支持降息。印度央行可能在明天(6月6日)的政策会议后宣布降息。欧洲央行原本计划加息,但也在考虑如何进一步放松。

全球宽松的浪潮已经加剧。随着美元暴跌和黄金飙升,全球市场也开启了避险模式。澳大利亚预计将降息。昨日中午,澳大利亚联邦储备委员会发布了一项利率决议,宣布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1.25%的历史低点。

这一决定符合市场预期,不仅结束了30个月不变的局面,也刺激了澳元对美元的快速升值。

澳大利亚联邦储备委员会(Australian Federal Reserve)的公告显示,降息25个基点至1.25%,为历史最低水平,是为了支持就业增长,增强市场对维持稳定通胀的信心。

公开数据显示,澳大利亚4月份季度调整后的失业率为5.2%,低于5.1%的市场预期,此前的数据从5%修正为5.1%。澳大利亚4月份就业人口增加了28,400人,比预期的要好,但其中兼职就业人口增加了34,700人,全职就业人口减少了63,000人。劳动力市场显示出危险的迹象,经济极度疲软。

此前,澳大利亚联邦储备委员会(Australia Federal Reserve)似乎认为,就业市场的持续收紧最终会导致通胀,但迄今为止,通胀数据并未支持澳大利亚联邦储备委员会的观点。

事实上,澳大利亚经济的大多数领域都面临着“适度的通胀压力”。过去一年的通货膨胀率仅为1.3%,低于基准通货膨胀率1.6%。

此外,中美贸易摩擦也影响了澳大利亚的经济。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一直保持着作为最大出口市场和最大进口来源的地位。

一方面,它是最大的客户,另一方面,它是最大的盟友。因此,澳大利亚联邦储备委员会降息的决定完全在市场的预期之内。

澳大利亚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菲利普·普罗(PhilipLowe)会后发表声明称,央行将继续密切关注就业市场的发展,及时调整货币政策,以支持持续经济增长,确保未来通胀目标的实现。

菲利普·劳(Philip Lowe)还暗示,如有必要,澳大利亚可能会继续降息。

预计未来通货膨胀率将逐步上升,今年潜在通货膨胀率为1.75%。然而,由于汽油价格上涨,实际通胀率也可能达到2%,2020年的通胀率也将在2%左右。

澳元兑美元汇率上升,而非美联储(fed)今年晚些时候或明年降息预期的那样下跌。澳大利亚联邦储备委员会(Australian Federal Reserve)宣布降息决定后,澳元兑美元汇率非但没有下跌,反而上涨了。短期波动上升近20点,触及0.6993的三周高点,接近0.7美元。

截至时代财经5日发布的新闻稿,澳元盘中高点已经突破0.7美元大关。不过,考虑到澳大利亚联邦储备委员会(Australian Federal Reserve)未来可能会数次降息,最新数据显示,5月份就业广告下降了8.4%,这表明就业可能会继续走软,澳元汇率也不是很强势。

6月4日,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在出席芝加哥联储组织的“FedListens”时发表了关于货币政策策略、工具和沟通机制的演讲。

他表示,在贸易紧张升级的经济影响背景下,美联储准备降息,并采取适当行动支持扩张,使通胀率接近2%的目标。

就在前一天,在FOMC有投票权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Brad)作为美联储的核心高级成员对媒体表示,美联储可能很快需要降息,因为全球贸易紧张和美国通胀疲软增加了美国经济增长的风险。

目前,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利率观察工具FedWatch显示,美联储9月降息的概率为90%,12月再次降息的概率超过80%。

摩根大通和巴克莱都预测美联储今年将两次降息。

多位美联储核心高级官员的鸽派言论加速了美元指数的下跌,美元指数一度跌破97点大关,5日上午10点达到97.05点,为今年4月16日以来的最低水平。

随着美元贬值加剧和现货金上涨扩大,美国市场盘中最高读数为1328.98美元/盎司,暂时稳定在3个月高点以下。

创始人的中期期货分析师彭博(Bloomberg)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称贸易纠纷进一步削弱了全球经济增长。6月份,不确定性不仅难以消除,甚至有进一步加剧的趋势。贵金属和债券等对冲资产可能会被进一步追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