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才能走出“更多禁令,更多补充”的恶性循环?

最近,气温频繁飙升至40多度。在这个烧烤日,可以看到许多中小学生背着书包去社会咨询学校或老师家参加文化咨询课。

暑假期间禁止补课。近年来,教育当局一再下达命令。

市教育局将在每年暑假前发布一份文件,禁止集体补课和教师带薪补课。

从实施情况来看,学校集体补课基本上是被禁止的,但即使学校不补课,家长也要找各种社会咨询机构和教师辅导孩子,让他们的孩子在假期能继续带着书。

暑期课程仍然存在,2013年超过一半的暑假已经过去。

从暑假到现在,记者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城市学校集体补课的投诉。

一些校长说,在炎热的夏天,学校违反了补课的禁令,这是不讨好的。现在学校里谁愿意做这样的“傻瓜”?学校集体补习班相对容易取缔,但社会上许多咨询机构和私人导师可以“弥补”没有接受教育主管部门的监督或教育主管部门难以适当监督。

暑假期间,城市中小学校周围通常的交通拥堵现象消失了,但它被转移到了一些咨询机构的周边地区。许多中小学生几乎从早到晚都呆在培训机构里,就像平时上学一样。

与这个城市的教育工作者聊天时,他们说很难在全国各地强制执行补习班的禁令。在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送孩子去社会咨询机构和教师之家也很常见。

负责人在接受市区几家不同规模的社会咨询机构采访时表示,新提拔或新提拔的学生是假期辅导的主力军,选择英语、数学和物理的人数最多。学生很难学好这些科目,这直接关系到他们将来能否被一所好学校录取,所以它们都很受欢迎。

“补课军”别无选择,只能等到暑假,但当他们离开学校时,他们不得不走进各种社会班级和教师之家。

许多孩子几乎一年365天每天都“去上班”。

父母也感到无助。

暑假期间,27中学的家长吴老师在烈日和高温下把孩子送到远处的补习班,她感到很委屈。她告诉记者:“看到孩子们的同学在补课,你忍心让你的孩子落在后面吗?如果孩子们不补课,他们可能在开学后就在班上垫底了!”然而,与记者住在同一街区的邻居也表示遗憾:“我们每天早出晚归,在外面为别人工作,没有时间辅导孩子。孩子们在暑假补课是合适的。

补课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儿童的学业成绩,这只会有利于他们今后的进一步学习和发展。

“在采访中,甚至很多家长都希望学校能在夏天提供补习班,这样孩子们就可以有老师来辅导和管理他们,家长也可以省下钱和担心。

一位姓张的家长说,过去,孩子们常常在暑假期间集体在学校补课。学校两个月总共只收120元。现在,参加社会辅导课或教师辅导课每节课要花费几十元,这要贵得多!从父母的谈话中可以看出,仅仅通过下一个禁令是不可能限制“化妆军”的。

实际上,对中小学生的“编军”没有任何限制。

我们怎样才能摆脱困境,怎样才能在夏天把中小学生从他们的学习中解救出来?在采访中,该市第二十九中学的倪校长认为,在当前的教育体系中,考试是提高的主要渠道,考试成绩基本上是测试和判断一个人能否进入高等学校的最重要的标准。

只要这一制度不变,中小学生就无法走出辅导和补习班的“阴影”。

扬子大学的陈老师认为节假日不补课是不够的,这说明社会上有这样的需求。这种要求现在已经演变成日益激烈的“补救战争”,这确实不是一个好现象。

教育当局需要反思,需要改变的可能不是补课现象,而是补课的内容和方式——对于父母的无助和孩子的抱怨,更重要的是改变暑期辅导的内容和形式。

因为教育水平直接关系到孩子未来的学习和就业。

目前,社会对待人才的“唯考”和“唯教”理论不仅从根本上制约了教育的多样化,而且迫使更多的孩子走上了极端竞争的道路。

如果我们不打破雇主在选拔人才时对学历和成绩的歧视,就很难改变中小学放假时挤满成千上万学生的现实。

这个城市的一些教育者私下认为“补课”不能被禁止。与其让各种补习班、补习班和付费辅导变得流行,不如让运营成本更低、手段更丰富、设施更完善、整体更专业的学校承担这一责任。学校还可以开设一些兴趣班,引导学生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度过一个美好的暑假,这样家长就可以放心受益,减轻孩子的负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