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安徽繁昌县五次保卫战

“皖南沿长江的门户——和平繁昌,已经成为一个饱受战争摧残的战场...峨嵋山之战,塘口大坝之战,我们用了雪亮的刺刀、凶猛的手榴弹、重机枪,勇敢地冲锋,把敌人轰下了山……”1940年春,瞿在智、吴强写了一首诗,何士德作曲,并演唱了一首铿锵有力的《繁昌之战》,讲述了新四军和日军1939年为安徽繁昌打了五场血战的故事,极大地鼓舞了当时的士气。

(1)7月14日,繁昌县中芬村被青山绿水覆盖。

沿着又厚又长的绿色石板路,记者走进了新四军第三支队总部的原始而庄严的场地,他的思绪回到了战争肆虐的年代。

旧址于2007年修复。村民许王晓动员中芬村农户筹集40多万元进行重建,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作为唯一的“红色评论员”,现年72岁的退休教师许王晓为成千上万的游客讲述历史,无论晴雨。

“繁昌是一个小城市,但它是皖南的门户。抗战时期,繁昌是国民党第三战区的重要屏障,也是南北交通的战略关口。繁昌是日军必须入侵皖南的地方。其战略地位显而易见。

1938年底,当时的新四军第三支队副司令谭震林(Tan Zhenlin)带着他的军队进军繁昌,以保卫皖南关口,防止日军入侵第三战区总部。

”许王晓解释道,“新四军的到来,让人欢呼雀跃。

新四军和每个人生活在一起,和每个人一起吃饭,每天给村民送水,军队和人民就像一个大家庭。

许王晓回忆说,他的母亲是繁昌妇女抵抗协会的成员,她告诉他,新四军与日军作战时,村民们冲到第一线抢救伤员,运送弹药和修理工事,人数多达2000人。

“‘几代人应该记住新四军保卫富民的仁慈。

我母亲去世前一再告诉我。

“1939年,日军占领繁昌县五次,新四军为控制繁昌而数次夺回。

“峨山头虽小,但却是一个士兵必须争夺的地方。当时作战环境艰苦,条件艰苦,但这使新四军打了最大、最激烈的仗。

”安徽市委党校教授姚永森说。

(2)从年初到年底,新四军的五次抗战持续了很长时间,其中最惨烈的是11月的第四次繁昌战役。“这是中国军队在铜陵南部繁昌地区对日军发动的最大规模的血战。在抗日战争的历史上,这也是空以前的一次胜利。这对敌人的勇气和壮丽的景色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姚永森介绍道。

1939年11月13日晚,600多名日军从迪岗、铁矿山、三江口等地转移到孙村附近。驻扎在那里的新四军三个支队决定利用唐口坝西北山区的有利地形,用一部分兵力引诱敌人到唐口坝,用主力打败他。

从14日凌晨5点至第二天凌晨,日军的冲锋和增援被一次又一次阻挡和击退。最终,双方开始了一场白刃的肉搏战。新四军的勇敢和顽强迫使日本军队不要超越前一步。

日军伤亡惨重,狼狈逃窜,撤退到迪岗等地。

第四次保卫战的遗址位于孙村镇梅冲村塘口大坝。这个地点的两边有许多山。它是从地岗、铁矿山到繁昌、南岭的关隘。

“大刀从魔鬼的头上砍下来了,全国的武装兄弟们,抗日战争的日子来了……”老徐曼·尤德生于1925年,歌唱得勇敢而饱满。他是中芬村宜兴小学五年级的班长,因精明能干而被选为儿童团团长。

老人回忆起唐口大坝的血战,记忆犹新。

”当谭司令抓住我的手亲切地说,“小同志,你将是儿童团的团长。

“因为徐有德对地形很熟悉,在火灾前夕,谭震林还要求他带领六七个回合在中芬村周围观察地形,熟悉地形,以及谭司令的几次勘测,这让年轻的徐有德很兴奋。

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中,日军先后投入2200多人,打伤400多人,而新四军仅打伤80多人,缴获大量战利品,成功保住繁昌。

(3)在群山环绕的中村,红旗飘扬,欢呼声四起。在成千上万人参加的庆祝会上,新四军野战部队上演了一出大型戏剧《塘口大坝血战》。国民党繁昌县长代表政府高举“保卫繁昌”的旗帜……”我坐在庆功会的一角。军队来了,人们来了,整个人群欢呼雀跃。每个人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就像新年一样。

”徐有德说道。

历时一年的防厂保卫战、五战五胜,新四军尽管武器装备落后,却取得了巨大胜利,消灭了1000多名日军,粉碎了日军“扫荡”皖南的野心,鼓舞了抗日战争的精神,迫使日军哀叹“不可能与中国共产党争夺防厂”。

新四军抗日战争胜利的消息随着“繁昌之战”的歌声传遍大江南北,极大地鼓舞了全国的抗日军民。

姚永森说,在谭震林的领导下,从1938年12月到1941年初,这三个分遣队打了200多次大大小小的仗。

这些战斗在不同程度上挫伤了日军的士气,扩大了中国共产党和新四军的影响,为皖南抗日根据地的开辟做出了突出贡献。

为了支持新四军抗日,繁昌人民团结在敌人中间。他们成立了许多反敌人团体,如工人反敌人协会、农民反敌人协会、青年反敌人协会等。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参加了战争。他们携带担架、弹药、桥梁、茶叶和大米,以及勇敢的子弹来运送伤员和死在山下的士兵。

“新四军提前在后山铺好台阶,这样老百姓就可以在战争开始时逃跑。当军队的棉花用完时,老百姓就拿出被子来支持前线。

“战争结束后,村民和反敌人组织擦洗了阵亡士兵的尸体,并换了衣服。42名烈士磕头鞠躬后,被一个接一个地放进棺材,埋在小蛇山。

”许王晓回忆说,尸体逐渐被家属认领,最后两名士兵的遗体由村里保管。纪念烈士的两块墓碑仍然静静地矗立在村头,守卫着中芬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