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发展为市民提供免费土地,一口气提供27万平方米

众所周知,香港楼价高企的原因之一是土地供应不足,导致房屋短缺。

随着房屋短缺问题日益突出,香港社会近日就增加土地供应展开热烈讨论,部分地产发展商亦作出回应。

据报道,香港新世界(报价600628,诊所股份)发展有限公司25日宣布,将捐出部分农地用于建设公共住房,希望缓解香港的住房短缺。

9月25日,新世界发展(00017-HK)公布了2019财年的业绩。公司执行副主席兼总经理郑志刚在会上宣布,他将向社会捐赠300万平方英尺(27万平方米)的农地,以支持缓解社会住房问题。

它将考虑向社会企业拨款,以开放的态度为政府开发社会住房和建设公共住房项目的可能性,但它将优先考虑与社会企业的合作。

目前,新界共有一千六百九十万平方英尺的农地。

27万平方米的概念是什么?它相当于38个标准足球场。如果容积率按5倍计算,可以建设135万平方米的房地产。如果人均居住面积按30平方米计算,可以满足45000人的居住需求。

据香港媒体报道,新世界和社会企业“希望之光(Want Light)去年签署合作备忘录,开发“光明村项目。

新世界在天水围分配了三个场地给“有光”和建造“光村”社会住宅。

该项目将建设100多个住宅单元,面积200~300平方英尺。

“这些合作是有效的。我相信光村可以在两三年内建成,受益人数可以达到一万人,”郑志刚说。

就租赁期和“光村”房屋租金而言,每个家庭最多可租赁三年。租金水平根据承租人家庭的收入水平确定,以确保承租人能够支付租金。

新世界与“希望之光”合作。移交给“希望之光”的运营期为28年,可持续到2047年。

新鸿基地产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郭炳联早前表示,他明白香港房屋供应严重短缺,愿意积极配合特区政府增加房屋供应的措施,并会尽力加快住宅项目的建设。原则上,我们支持和欢迎特区政府运用《收回土地条例》收回农地,加快兴建公营房屋。积极配合特区政府提出的“土地共享试点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新世界发展集团(New World Development)发布了截至6月底的年度业绩公告,称该期间营收约为767.63亿港元,同比增长26.5%。

一些分析师指出,与同期香港其他几家大型房地产公司的营收负增长相比,新世界发展的营收数据非常光明。

截至26日香港股市早盘收盘,新世界发展股票上涨3.4%,收于10.34港元。

图片来源:风能金融终端截图香港住房用地短缺问题严重的香港山区地形和大面积的郊野公园和湿地。

根据公共数据,香港面积为1,111平方公里,其中24.3%的土地在建,其余75.7%为郊野公园及水塘,其中只有6.9%为住宅用地,导致物业价格异常高昂及租金高昂。

根据香港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去年年底的数据,香港缺乏土地和物业价格,租金不断上升。

据保守估计,到2047年,香港的土地短缺将达到1200公顷,其中约815公顷到2026年将供不应求,其中约108公顷(约1162.08万平方英尺)将来自住房用地短缺。

根据香港政府房屋署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底,配额及计分制度下的一般公屋申请约有147,900宗,非长者一人申请约有108,200宗。

申请人的平均等候时间为5.4年。

最近,香港有政党要求政府考虑利用《收回土地条例》向发展商收回农地及兴建房屋,令新界农地的发展再次成为市场焦点。

据《星岛日报》9月16日援引美国银行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研究数据,香港四大开发商(亨德森、新鸿基、新世界、长寿)持有约1亿平方英尺(929万平方米)的农地。

具体来说,亨德森排名第一,拥有约4500万平方英尺的农田,占总面积的45%。新地拥有约3000万平方英尺的农田,约占30%。新世界占地约1600万平方英尺。Long实际上排名第四,拥有大约900万平方英尺的农田。

据《证券时报》报道,香港联合基金(United Hong Kong Fund)副总干事黄元山指出,未来10年,香港将缺少9万至10万个公共住房单元。因此,政府必须开始解决住房问题。《收回土地条例》是收回土地的方法之一。最重要的是找到新的土地资源,以不同的方式获得土地并用于发展。

香港立法会议员刘国勋表示,回归20年来,特区政府只引用了13次《收回土地条例》。

援引《收回土地条例》的建议,主要是为了释放新界部分农地和发展新市镇。

然而,当被问及新世界捐赠的农田是否与这项规定有关时,郑志刚否认了这一点。

他说:“到目前为止,撤资规定还没有明确规定要做什么,批准是否可以加快,或者可以释放多少项目,目前还不清楚。

但是新世界在两年前开始了它的第一个项目,我们已经开始与社会企业合作。

企业有自己的社会责任这样做。我们正在用新思维和新方法来缓解住房问题”。

香港政府对收地有很大阻力,而香港住宅建设用地供应不足。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香港政府在收地方面面临很大阻力。

七十年代,港英政府发展了新界。为了获得新界原居民的支持,政府推出了一项小型屋宇政策,规定18岁及以上新界原居民的男性后裔(必须是男性)一生可申请在批准的范围内兴建最多3层的小型屋宇,每层面积不超过65平方米,总高度不超过8.23米,而无须向政府补地价。

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香港的房价急剧上涨。今天,这些小房子一楼可以买500万港元,一楼可以卖1500万至2000万港元。

据《证券时报》报道,元朗水圩村村民谭先生表示,特区政府征收土地时给出的底价仅为每平方英尺1300港元(相当于每平方米14040港元)。

“我可以以数千万的价格卖出一套房子,而房价仍在上涨,那么为什么要卖给政府呢?”谭先生说。

住在元朗的张小姐说,如果政府收回耕地,每平方英尺1300港元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如果你想建房子并卖掉它,土地不是农田,也就是说,房地产价格肯定更便宜。

村民不卖,政府也不能强迫他们卖。

较早前,香港政府提出了“土地共享试验计划”,即土地发展商应把农地交由他人使用,政府应将农地转为其他用途,并在额外建筑物的面积上,以7: 3的比例兴建公屋和私人房屋(即公屋和私人房屋)。

然而,一些市民反对,因为他们担心“有利于开发商的利益”。

此外,根据以往的经验,将农地转为住宅用地时,需要办理各种复杂的转换手续。从申请转换至城市规划委员会批准通常需时8至10年,而地政总署又需时10至12年才批准基本土地条款协议。也就是说,它还没有达到地价补偿的阶段,已经用了大约20年的时间。

此外,香港的公共房屋资产资格受到严格限制,收入不得超过政府所定的比例。

这导致无法享受公屋利益的居民抗拒政府高地价的收地行动。

此外,一些在香港有自己房屋的居民也不支持政府大规模兴建公营房屋,因为他们担心会影响楼价。

2005年后,香港的土地开发几乎停止,导致公屋和私人住宅的完工量大幅下降。

根据香港差饷物业估价署及房屋署的数据,从2007年至2016年,本地住宅平均每年落成量约为25,700个单位,较过去10年下降逾50%。

发表评论